欢迎您访问四川扶贫网_http://www.scfp.org.cn
  1. 首页
  2. 图片信息
  3. 扶贫影像
  4. 内容

两个村庄的答卷

日期:2017-09-06 人气:51    来源:

幸福古村的“填空题”

  幸福古村,位于眉山市丹棱县顺龙乡,方圆5平方公里仅有31户人家。这是一个少有的保存相对完整的古村落,却逃不过村庄普遍存在的空心化问题。前些年,全村123人,40多个壮劳力都外出务工,剩下的大都是老人、妇女和小孩。

  空心化的问题怎么解决?村庄如何“填空”?

  为何“填空”

  全村1/3的人外出务工,空心化问题严重

  一场春雨过后,三面环山的幸福古村显得更加苍翠。土墙青瓦的川西民居依山而建,院落边溪水潺潺,仿佛世外桃源。

  4月6日,循着“幸福农庄”的招牌,记者走进村民龚利华的家。“今天下雨没什么生意,我们在‘杀家搭子’(家里人打麻将)。”龚利华热情地介绍麻将桌上的老伴、儿子和女婿,“以前儿子、女婿一年都难得见上一面,现在随时可以凑一桌。”

  龚利华今年53岁,和村里的大多数家庭一样,他和老伴、两个孙子留守在家多年。儿子龚永建从17岁开始出门打工,女儿龚永丹在附近的镇上开美发店,女婿刘云常年在省外的建筑工地当工人。

  幸福古村山清水秀,自然环境优越,但因为离县城有12公里,加之交通不便,导致村民收入渠道单一,年轻人纷纷外出务工。“就靠种粮食、养猪、养鸡。”龚利华说,“另外,祖先传下来打石头的手艺,家家都会,可以打石头卖点钱。”村里种植的桃树、李树、樱桃树也能增收,但仍然留不住年轻人。全村123人,1/3的人外出务工,村里难寻年轻人的身影。

  村庄的空心化带来不少问题。龚永建的儿子已经6岁了,见爸爸的次数以个位数计。为了让孩子上学前班,爷爷龚利华每天到丹棱县城接送。“早上送,下午接,套住我什么都干不成。”龚利华有些无奈,这么好的村庄,只剩下老人和孩子,让他感到痛心。

  怎么“填空”

  农房变民宿,发展乡村旅游吸引壮劳力回村创业

  这个“空”究竟怎么填?

  转机从2014年开始萌芽。幸福古村被列为全省13个乡村旅游提升试点项目之一。“用发展乡村旅游的方式聚集人气,不仅可以让村民回流,也能让外来的游客进村。”丹棱县旅游局局长李光兰看到了希望。

  今年1月,丹棱县政府开始在村里打造民宿。“村上的餐饮配套以前几乎没有,我觉得现在是个机会。”村民龚绍荣立即加入,卫生间重新装修,房间铺上木地板,添置木质家具,100多平方米的院坝种上了黄桷兰、七里香。3月,修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农房变身成了民宿,正式对外营业。农房一共6间,其中4间打造成民宿,余下两间自住。一直以务农为生的龚绍荣,收入开始多元化。

  春节后,龚绍荣的儿子、儿媳回来了,龚利华的儿子龚永建、女婿刘云也回来了,决定留在幸福古村,一家人齐心协力把农家乐做好。今年,外出务工的壮劳力大部分已经回来,仍在外的屈指可数。归来,成为幸福古村最热的词。

  “填空”模式

  采取政府+企业+村民合作的“租赁-运营-移交”模式

  和龚绍荣家一样,幸福古村一共有4户村民的16间农房进行了首批改造。由政府+企业+村民三方合作,采用“租赁-运营-移交”模式。丹棱县政府、川旅锦江旅游投资有限公司、幸福古村村民是参与主体。

  首先,由政府把农户的闲置房屋租下来,按照民宿标准进行设计装修。示范民宿的改造费用,由丹棱县政府统一规划立项,纳入幸福古村前期项目打造1000余万元的专项资金里,包括停车场、入村道路路面改造、古沟渠和挑水池塘恢复工程等建设项目。

  前期工作完成后,面向社会招商。最终川旅锦江和丹棱县政府签订了幸福古村50年投资开发协议。民宿的运营管理由川旅锦江接管。川旅锦江幸福古村项目管理人员王通算了一笔账。以龚绍荣家为例,按照每月每个周末均满客计算,民宿的年收入为:350(元)×4(间)×2(天)×12(月)= 33600(元)。除去房租、人工等成本,以30%的利润率计算,每家民宿每年的净收入约为9000元。这还没有包括五一、国庆等假日的住宿收入以及平时的零单客人。“民宿刚开业不久,没有任何宣传,我们的入住率超过了50%。”王通说,今年实现盈利可期。

  川旅锦江与村民的农房租赁合约期限是15年。15年后,民宿将移交给村民,村民可选择自营,也可继续交由川旅锦江运营。

  项目打造之初,推进得并不算顺利。“我们前期进行了招商,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。”李光兰说,一般来说,招商不行,项目可能就闲置起来,但丹棱县决定“不等了”,由政府来做前期工作,打造示范民宿。“政府介入是成功的。”在看到示范民宿的效果之后,川旅锦江当即决定投资,未来五年投入将超过1亿元。

  李光兰补充道,将农房租赁给社会资本打造乡村旅游,幸福古村并非首创。幸福古村独有的探索,在于由政府先期投资并做出示范项目。

  “填空”之后

  让各方和谐共生,是未来最大考验

  4月6日,丹棱县旅游局开了一个工作对接会,与川旅锦江、幸福古村相关负责人聚集在一起,讨论幸福古村的管理问题。

  川旅锦江幸福古村项目总经理张芸芸感到很头痛,这个项目和她以前做过的景区项目完全不同,村民和游客住在一个屋檐下,如果按照中高端乡村旅游项目的方向打造,管理是最大的难点。

  65岁的村民符秀珍也觉得有点烦。她家的农房改造成了民宿,本以为坐地收租金就行了,“现在衣服都不准我在院坝里晾。”符秀珍抱怨说,“我现在晾衣服还要跑多远,找没人的地方拉个绳子。”

  类似的冲突数不胜数。村民李永华看着村里其他人家的农家乐搞得风生水起,也坐不住了,“我家的地理位置最好,就在村里标志性的千年银杏树旁边。”他指着那棵著名的夫妻树说,“我就在这里摆点桌椅卖茶水,生意肯定好。”“不能让他在那里开茶铺。”张芸芸说,幸福古村整体运营,农家乐、经营点都有统一规划和安排,村民不能随意为之。

  但要让村民理解这些,难度很大。为此,川旅锦江正在酝酿出台“幸福古村旅游运营管理指导办法”,作为管理依据。同时,31户村民发起成立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,实现社区自治。“合作社可享受旅游收入的分红,而对村民的管理也主要由合作社负责。”